<
    那一天阳光正好,微风不燥,师傅被他叫住,逆着光而站,那一瞬间,他忽然发现自己看不清师傅的面容了,他只听着自己颤抖的声音问道:“师傅,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涂生当时可能是笑了,他冷冷清清的裂开嘴,就像一只嗜血的野兽,说的话没有一点温度,甚至是更冷他说:“如果你不加紧脚步快点去搜罗灵魂里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你爹妈会承受什么样的痛苦,坦白来说,等你长大,我已经等的很不耐烦了。”
    涂余当时就傻愣愣的立在了当场,从来在他心中都是身形高大,值得人尊敬的师傅竟然说,我等你长大已经很不耐烦了?!
    涂余甚至是没有勇气上去揪住涂生,你这话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字面上的意思还是故意刺激我呢?
    可涂余不敢追过去,他只敢瞪大了眼睛,站在原地看着这个被称作他师傅的男人一步一步走远。
    他从来没有怀疑过他,却给了自己当头一棒。
    涂戈听着涂余讲完这些事,第一反应是根本不相信。
    可师兄也从来都不会说谎的,师兄从小就是一个善良的人,自己跟他一起长大的,怎么会怀疑他撒谎。
    如果师兄妹撒谎,那就是师傅......
    涂戈突然倒吸一口凉气,师傅可能从很久以前就在图谋一些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了。
    涂余知道要师妹相信并不是一件难事,可他还是想说的再清楚一点。
    “师妹,你知道吗,我听师傅这么说之后就长了个心眼,特意调查了一下,师傅的身份是假的,叫涂生的这个人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失踪了,只是身份信息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没有注销,师傅用他的身份已经用了几十年了。”
    涂戈突然就想到之前自己拜托柚前查到的信息,她连忙从自己兜里将手机翻了出来,找到柚前发给自己的资料,她立刻递到涂余面前,急急地问道:“是不是这个人?!”
    涂余接过手机仔细一看,他顿时神情一怔,抬头看了一眼涂戈,“师妹你什么时候调查的师傅?”
    涂戈面色严峻的回道:“很久以前了。”
    顿了一顿,她又道:“师兄,看来我们很有必要回去看看师傅到底在干什么了。”
    “干什么?”
    涂余冷冷一笑:“我并不想知道,我现在被他制着,身不由己,师妹你知道吗,我爸爸妈妈就是他害死的,当时收养我的时候说的冠冕堂皇的,还说什么半路碰见才救下得我,可实际上,是他多方调查,查探,发现我的生辰八字十分适合跟他学习符咒,阵法,在见到我的面后,发现我比想象中还要聪慧,他才决定收养我的。”
    “这些,都是他告诉我的。”
    “他害的我无父无母,在贼人手下生养长大,认贼作父,到头来,还不能报仇,因为他手里攥着我爸妈的灵魂,如果我稍有一点点的不听话,他就会让他们生不如死。”
    涂戈从来没想过师傅竟然还有如此黑暗的一面,她忽然想到自己之前将他从那一片废墟中带回来的事,忍不住道:“难道上一次也是?!”
    涂余点点头:“是。”
    “我不想害无辜的人的姓名,就是那一场大爆炸,死在里面的兵哥何其之多,我趁着他没反应过来,就全部帮着超度了,本以为他不会知道,可哪成想,她都给我记着呢,那一次派过来的蒙面男,就是我们一起碰到的那一个,他在帮师傅...不,是涂生做事,手法凛冽不择手段。”
    涂余顿了一顿,又说道:“师妹,你一定要小心一点,我感觉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就是你,他也不会放过的。”
    事态变得如此严峻,是涂戈根本就没想到的。
    她根本就没想过,师傅竟然是这种人,简直刷新了她的三观,如果师兄是他制造的一场祸事带走的,那自己估计也是了。
    也是他查到生辰八字十分附和他的要求,所以他才蛊惑了蒋峰的政敌,偷溜进他们家,把还在襁褓中的她带走了。
    让她与父母生生分别二十几年,才被找回来。
    涂戈只要一想到沁雅当时险些没一口气堵住上不来,过去,甚至是二十几年家中都郁郁寡欢的,她就恨不得立刻找他算账。
    可是以自己现在的能力,对上他根本就没有胜算,她必须要想办法提升自己。
    还有,不能让他们知道,自己已经提前知道这些事了,如果被涂生,和躲在暗处的那个黑衣人知道,只怕他们会加快脚步。
    虽然他们在密谋什么事,自己不是很清楚,但不用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想到这里,涂戈沉吟了一瞬:“师兄,他们现在还会再找你吗?!”
    “会。”
    涂余沉痛的点点头,“那个黑衣人估计并不是个玄门翘楚,他可能两边都会,却根本就不精通,如果涂生真的需要我帮他做什么事,他一定还会来找我的。”
    那就是说,师兄依旧会做这些事,就算是知道了师傅的丑恶嘴脸,依旧没有办法拒绝他,因为他的父母还在涂生的手上。
    涂余说到这里,忽然看了涂戈一眼:“这种事情我来就可以了,就算是损阴德,腋窝一个人来就够了,你千万别在搅和在里面了,你最好保存实力,因为我估计,他肯定不会放过你的,我已经这样了,跟他抗衡也很难了,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你能牵制他了。”
    涂戈无奈,她知道师兄这是在保护自己,也明知道是这个道理,可眼睁睁看着师兄在作死的边缘来回试探,死后还有可能万劫不复,她这心中就丝丝的疼,难过。
    他们毕竟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比一般人都要亲近的最亲的人,就这么让他去死吗?
    涂戈肯定是不答应的,她必须得想办法增强实力,而且还不能被他们发现自己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自己明面上的工作就必须继续做,她得当她的明星,用来迷惑涂生,让他以为自己还是以前那样不思进取,就想着荣华富贵。
    这样不禁能降低他的注意力,也能让自己继续狗发育。
    涂戈想到自己之前在学校附近看到的那个十分熟悉的身影,当时还在想是不是师傅呢,原来真的是他啊。
    难怪他不来找自己呢,想来是自己还没派上用场,简单来说,就是还没轮到自己呢。
    等到他找过来的时候可就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