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灵荼母女俩在这边观察了整个过程,看到了那团绿光突然出现,最后又消失。
    但她们只是看到了,却听不到,对那边发生的事情完全没看懂。
    一见到陌末,华灵荼就忙问:“你刚刚拿出来的东西是什么,那团绿光又是什么?”
    “想知道啊。”陌末笑得很开心,像是很好说话的样子。
    华灵荼点了点头。
    陌末对着她笑得更灿烂,“就不告诉你,有本事自己猜啊。”
    怼完华灵荼,陌末心情更好了。
    华灵荼气结,忍下心中的不满,道:“这不是猜不到才问你嘛,要是知道是啥,我也不会巴巴地等着你来解惑。”
    没生气,陌末挑眉,“可我不想说。”
    华灵荼脸上的表情快要控制不住,“真不能说?”
    “是啊,不能说。”
    看到陌末那么干脆,华灵荼心里更好奇,她换个问法:“怎么样才能说?”
    她以为,陌末这是趁机索要好处。刚被敲了一笔,华灵荼对陌末的印象大有改观,以为了解到了陌末的本质。
    陌末却道:“别问了,不能说。”
    要是别的,陌末可能会狮子大开口进行交换,可木种确实不能提,她是个有底线的人。
    华灵荼没再追问,以陌末的脾性,能这么干脆拒绝,可见是真的没戏,她转了个话题,“说了那么久,有结果吗?”
    几人心里都急着离开,可大佬就在那儿,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没有结果,等着呗。或许大佬那天心情好了,就跟着我们一起走。有大佬护航,接下来必定会是坦途,再也不用提心吊胆……”
    看着陌末自我陶醉地做美梦,华灵荼闭嘴了,她就不该问的。
    回头看了眼雪狐,华灵荼转身走到了一边,不再言语。心里在想着,也就陌末敢这么想吧。
    她只希望,大佬能大发慈悲,放他们走,不要再吊着人,整天提心吊胆的日子太难熬。
    不止是她这么想,华灵秀也是如此。母女俩都觉得陌末的美梦太遥远,压根不敢想。
    但宴公子却知道,她说的很有可能会成真。
    有木种在,雪狐放不下,跟着走的可能性很大。
    自从这天起,陌末每天都要去五尾雪狐面前晃悠两次,意图十分明显。
    她这样的行为,让华灵荼母女俩大吃一惊,本以为只是说着玩的,原来还当真了。也是奇怪,雪狐大佬竟任由她晃悠,一点儿脾气都没有。
    一连两天,都是如此。母女俩不得不承认,陌末的地位确实不同。心里对她有了一丝丝的期待,若是真能和雪狐大佬同行,接下来的路确实一片坦途。
    陌末发挥了以往的厚脸皮,歪缠着,意图拐走五尾雪狐。
    只是成果不太理想。
    雪狐大佬虽然态度温和,没有动不动让她飞出去,但也仅限于此,想要拐带走不是一般的难啊。
    陌末脸上带着谄媚的笑,讨好道:“大佬,给个机会呗,我们一起闯荡,您什么都不用做,我保证把您伺候的舒舒服服。”
    “嘿嘿,不拒绝就是有意了啊,我们说好了,明天一起走,好不好?”
    大佬眯着眼,马上就要进入梦乡了,陌末适时的闭嘴,瞥了眼不远处的红毛,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
    “红毛,你也不帮帮我,好好和雪狐大佬说说嘛,我们同行,好处多多。你也多了个同伴,两全其美啊。”
    红毛张开一边的翅膀,捂住头,不想听她的念叨。
    以前的她一根筋,只知道陪玩,这次居然变了个法子,絮絮叨叨个不停,当真是有些烦人的。再这样下去,它就忍不住想动手了。
    陌末可不知红毛的想法,仍旧絮叨着,务必要说服红毛,帮忙一起拐带雪狐大佬。
    突然,红毛张开翅膀,飞了起来,陌末看着,悻悻地闭上了嘴。
    这样的画面重复了五天后,不知是被她烦的,还是感动了,五尾雪狐终是屈尊降贵,同意了。
    那一刻,陌末都傻了,没想到幸福来得如此突然,她都做好了长期战的准备,要一直磨到大佬同意为止。
    不是她不想独自走,这几天,他们尝试过了,走了不到三个时辰,就走不下去,拦路者太多,就凭他们四人,只能是送人头的。
    没了巨鹤的威慑,一路上的敌人纷纷冒头,完全不把他们看在眼里。
    陌末倒是想硬气地打回去,奈何敌人太强大诡异,只能走回头路,继续缠磨大佬相助。
    五尾雪狐不走,红毛和黑毛也不跟着,陌末十分无奈。
    当幸福突然来了,她怔愣了许久,才欣喜若狂。
    在这里耽搁了快十天,什么收获都没有,陌末很是心急。
    在大佬同意后,她一刻都不愿多待,立刻收拾启程。
    于是同行的队伍,多了五尾雪狐,效果立竿见影。
    走了一个多时辰,一个拦路的都没有,和他们独自上路受到的对待完全不同。
    没有大佬时,他们没走不到半个时辰,必定会遇到凶残的蛮兽,或是奇奇怪怪的东西,都奔着他们的命而来。
    顺利地走了大半天,晚间歇息时,陌末兑现承诺,殷勤地想要给大佬提供最好的服务,奈何大佬根本不需要。
    只是让她安静地待着,别再叨叨和折腾了。
    一腔热情被浇灭,陌末灿灿地摸了摸鼻子,默默地退场。
    看到她这样,华灵荼心情好了些,“呵呵,碰了一鼻子灰的感觉如何?”
    “别说风凉话啊,我要是心情不好,某人说不定就没法同行了。”陌末不客气地回道。
    华灵秀拉了女儿一下,示意她少说话,“陌末,荼儿那张嘴就那样,你别当真啊。你能让我们同行,我们十分感激。”
    母女俩的处境,华灵秀看得十分明白。特别是有了五尾雪狐的加入,一路通畅。
    这样的待遇,华灵秀当然想持续下去。
    这些天,她也看明白了,想要安然走下去,必须和陌末打好关系。
    这个道理,华灵荼自然懂,只是她有时候就是控制不住,出言刺陌末几句。
    陌末心情不爽,看了她们一眼,“只此一次。”
    说完走到宴公子边上坐下,大快朵颐,她需要用美食来抚慰受伤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