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遭刮过的风也带着嘶鸣的声音莫名让人觉得心颤。
    龙佩以及龙岩等人已然已经加入战斗。
    沈鸿也快速加入战斗。
    将一只巨龙从半空飞过,旋即一阵蓝色的火焰裹挟着强大的力量,直朝地面轰然而去。
    那力量就像是炸开的弹火,只瞬间一阵强大的气压也随着炸开。
    让力量炸开自己瞬间在人马一族的人群中炸开一个强大的缺口,力量掀翻了将近数以千人。
    而最不幸的则是被力量砸中的那数百人。
    力量破开,系统提示的声音响起。
    【击杀人马族一级兵,进化值+1,信仰值+1,灵力能量+100】
    【击杀人马族二级兵,进化值+1,信仰值+1,灵力能量+100】
    【击杀人马族三级兵,进化值+1,信仰值+1,灵力能量+100】
    ......
    击杀的数量不断增加,进化值以及各项数值增加的速度越发的快。
    当到达了一定数值后,系统提示的声音却变成了震动【击杀数量超过一次性增值,数值停止累计】
    听到系统的提示,沈鸿其实早就猜到了。
    按照这样的增值速度,自己几场战役下来就能够直接进化升级了。
    所以系统一定会限制击杀的增长值。
    不过对于今日的收获,他还是十分满意的。
    打开数据面板查看。
    【玩家:沈鸿】
    【种族:井应龙】
    【性别:雄】
    【体长:12米】
    【天赋:灵魂之火,血龙爪】
    【进化点158.2/400】
    【神格:信仰值550】
    【灵力能量7900】
    【一级百宝囊】
    进化点足足增加了一百五十,细数下来应该是他进化值增长最快的一次了。
    而此时,周围的龙人都惊呆了,原以为只是个空降的空壳子,却没想到竟还真是个厉害的。
    虽然是龙佩也不得不佩服,能在刹那间直接一招秒杀将近上百只人马族士兵。
    就算是他,最高的记录也仅是一招斩杀数二十名人马族将士,但这也几乎是他使尽全力的情况。
    大多数他也只是能够以一敌十,而普通的龙族士兵更不用提了,占据优势的情况下也最多只能以一敌二。
    “将军,感觉这家伙好像也不是一无是处吧,我觉得龙皇叫他过来应该也有道理。”龙岩瞬间被沈鸿刚才的举动给惊到了,下意识的便说出了这临阵倒戈的话。
    不过话刚出口,他便后悔了。
    意识到沈鸿现在可是要与龙佩一起争夺领帅之位,他便住嘴了。
    但龙佩却十分豁达的点点头,“或许是我们当初轻看了他吧,这小子确实有几分料。”
    边上的人听到龙佩说出这番话,都不由得惊讶。
    龙佩平日里从不夸人,就算是底下最得力的干将龙岩能在他嘴里头听到褒奖的几率都为百分之一。
    但他此刻却实打实的在夸一个刚入营还要和他抢位的新人。
    不过惊讶归惊讶,他们也确实佩服沈鸿。
    这边,人马一族的将领啊马伊见情形微妙,眼神里头闪过一丝的吃惊。
    多年交战他对于龙族那边的情况虽不至于了如指掌,但也大体清楚。
    他却不知何时龙族又多了一位如此厉害的将领竟能够以一敌百,而且是以一突破的杀招。
    人马一族的其他副将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将军,对面那是谁呀?”
    “没见过,面生的很,不会是新人吧!”
    几位副将希望能够从啊马伊这得到答案,但啊马伊却是神色复杂的摇头,“不知道。”
    但啊马伊希望对面那位并非是新人,若是一位新人实力都能够达到如此强悍的话,那日后他的发展必定无量。
    这样的人若是成了龙族的砥柱,那时候人马一族想要赢得胜利几乎是不可能了。
    “那将军我们现在还要继续打吗?还是按照原计划?”周围副将被刚才突如其来出现的少年给吓得恍了神,此刻只想速战速决,免得出生意外。
    啊马伊犹豫片刻,心中一直在焦灼。
    但思及刚才那少年惊人的表现,他最终还是点了头。
    见他点头,周围副将立马吩咐下去。
    龙族这边,因为刚才短暂的胜利让龙佩一时间夺得了不少环环,周围的士兵都往他这边投来了羡慕和景仰的目光。
    但他却没有因此露出一丝骄傲,反倒是沉着的走到龙佩身边询问,“接下来你打算怎么打?”
    龙佩指着前头,“现在他们人数颇多,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先突破外围。”
    沈鸿点点头,大体了解了龙佩的想法。
    对面人数颇多,但实力却普通,所以他们只能打团队战。
    他们外围大多都是实力普通的将领,但他们聚集在一块却会形成强大的盾。
    龙佩这边开始考虑如何开始下一轮,他准备先发制人。
    意外却发现了,只见半空中突然一阵闪电雷鸣轰然炸起。
    倏然,周围被一阵黑暗笼罩。
    只是那一刹那瞬间周围又恢复了光明。
    不过大家都被突如其来的轰鸣声给吓着了,皆是抬头望去。
    “那是什么?”
    就只见日半空当中突然莫名撕裂出一个圆形缺口,圆形切口的规模庞大,几乎要撕裂半边天空。
    而在缺口的深处,只能看到一片不断旋转的黑色雾气挡住了里头,令人看不清。
    “荒芜之境!!!”人群终止听见龙佩一阵暴喝,怒意迸发。
    有的人听到荒芜之境是指顿时间脸色大变。
    脸上的恐惧之色就犹如见到了即将要他命的恶鬼,一个个的慌不择路。
    “荒芜之境,人马一族的人也太过分了吧!他们竟然敢触碰禁忌。”
    “怎么办,我听说的荒芜之地里头有很多厉害的“魔鬼”。”
    “他们怎么打开的荒芜之境,不是在数百年前就被封印了吗?”
    沈鸿听得一愣一愣的。
    荒芜之镜这个地方他从未听说过,但如今见他们一个个的惶恐不安就知道那地儿绝对是一个禁忌之地。
    就是在这恐慌之际,突然间只见那撕裂的缺口中突然间涌出一阵一阵的黑色水流从半空中落下。
    远远看去就如同高处流下的瀑布,黑色的水落在地面发出一声刺耳的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