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靠卖狠征服众生
    “叶泠,我记得你外婆是做这一行的,她有没有说过碰到那东西怎么办?”谢柔问叶泠。
    叶泠闭了闭眼睛,“我也不知道,我外婆每天神神叨叨,家里人和她走的并不近,我也没跟她学过驱魔或者什么法术。”
    而且以前她只觉得这些东西并不存在,根本不去在乎这些。
    “那怎么办,我们今晚会不会再有人出事?”度量衡吓瘫了。
    封淮景拍了拍他的肩膀,“先看看吧,快天亮了,我们只需要再等两三个小时。”
    说着他们几个打开平板将早就下载好的喜剧电影打开,或许是因为欢快的音乐气氛,几人的害怕稍微缓解了一些。
    缓缓地有人睡下,一直到了早上,一阵刺耳的闹铃声响起。
    赤娆睁开眼睛,就看到天旋地转的一幕,他们在407教室睡着了,醒来却置身于一间并不宽敞却很温馨的房间。
    而且这个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其他人哪里去了?
    她打量了下四周,房间里干净整洁,空气清新,阳光从外面进来,撒落一地金辉。
    她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对面的房门和宽敞的客厅,或许是有所感应,对面的房门开了,谢柔走了出来。
    她满目迷茫,“娆娆,我们怎么会在这里?这又是哪里?其他人呢?”
    很难想象,他们竟然来了一个温馨的世界。
    “碰!”
    旁边的三间房的门打开,叶泠,封淮景还有度量衡相继出来。
    “很好,我们都活着。”谢柔对他们道。
    封淮景叹气,“你高兴的太早了。”
    “其实我是第一个醒来的,我出去看了,这是一座别墅,外面看似风景如画却处处透着诡异,最重要的是我走了几圈出不去,跟昨晚的迷宫一样。”
    这个发现让他心情低落。
    “我们不会被鬼弄到他的世界里来了吧?”听到他的话度量衡忍不住揣测。
    “你说的不无道理,所以我们出不去了。”叶泠比起昨晚更憔悴了。
    “别这么悲观,车到山前必有路,一定还有别的办法。”封淮景安慰她。
    “陈七的尸体不见了。”就在这时,度量衡开口了。
    “他没有被送到这个诡异的地方来吗?”封淮景皱眉,按理说他们都是一伙的,难道是因为陈七死了所以才没有被送过来?
    “并没有。”度量衡摇头。
    谢柔开口道,“或许有,我们找找看吧。”
    “也只能这样了。”封淮景叹气。
    他们几个下了楼梯,到了一楼,一楼有一张宽大的桌子,上面摆放着精致的食物。
    “咕~~”
    度量衡的肚子打起了小鼓,他已经好些时候没进食了。
    看着桌上的饭菜他吞了口唾沫,眼里带着期待和垂涎,“我们吃一点吧,我好饿。”
    “这些东西不明出处,还是不要吃为好。”叶泠皱了皱眉,她总觉得四周充满了危险。
    而且这里太诡异了,他们本来在冰冷的教室里,突然出现在这里实在是太可怕了,要不是身边的队友都在,她恐怕是早就崩溃了。
    “那就听泠姐的。”度量衡想着待会回去吃点自己带来的食物。
    “这桌上的食物,看起来跟画的一样。”封淮景带着对艺术品的欣赏态度到了桌前。
    “这上面都是些人骨。”赤娆揉了揉眉头,突然脱口而出。
    “你说什么?”谢柔赶忙道,“这明明是一些食物,就算是别的东西变的也不可能用人骨这么变态的东西吧?”
    这实在太令人震惊了。
    “你们仔细看看。”赤娆手里一道流光划过,桌上的食物突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白森森的骷髅和人骨。
    “呕——”
    刚才还觉得食物可口美味的度量衡当场吐了。
    太恶心了,太变态了,用人骨做菜,这是恶魔都想不出的法子。
    “你是怎么发现的?”叶泠很好奇赤娆怎么发现这些食物是白骨变的。
    难道她有传说中的天眼?
    赤娆随便给了一个理由,“很简单,因为里面有个人骨没来得及变幻就被我看到了,很明显,加上这里这么诡异,所以我稍微一猜测就猜出来了。”
    “娆娆你真厉害!”不管别人如何,谢柔一向信任赤娆。
    他们几个又出了别墅,但是院子里并没有门,周围还种着一片荆棘林,根本就出不去。
    “这可怎么办?”度量衡有些着急,“我们出不去怎么回家?”
    “你先冷静,我们一定有办法的。”封淮景叹气道。
    一直到下午,晚上他们都没有找到出去的办法。
    半夜他们又睡到了一个地方,几人凑在一块安全,就是上洗手间至少是两人。
    “砰砰砰!”
    夜色深沉如墨。
    诡异的敲门声突然又响了起来。
    “我靠,这有完没完了!”度量衡都快成了分裂症了。
    “开门……陈七……”
    唉,几人除了害怕就是无奈,陈七这家伙活着的时候喜欢恶作剧,死了还不让人安心。
    “怎么办?我们总不可能一直让他这么下去吧?”度量衡有点忍受不了了。
    “忍着吧,我们最重要的就是离开这里,其他的先不管了。”封淮景也没办法。
    晚上大家还真没管,一直到天亮也没发生什么事。
    但是早上从房间里出来后,他们全部愣了,只见他们眼前出现一个活生生的“陈七”。
    他与记忆里那张玩世不恭的脸重合,正不断笑着,仿佛在迎接他们。
    陈七好像很疑惑,“你怎么起来的这么迟?我都等了很长时间里,对了这是哪里怎么四周没有一个出口?”
    他仿佛没看到几人微妙的眼神,一直扮演的很真实。
    这让几人确定,这个局背后的人并不是普通人类,只是为什么他会算计他们一帮弱小无依的人,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大胖,看呆了,怎么看到我跟见了鬼一个眼神?”
    度量衡惊恐万状地看着面前的陈七,心里奔腾了一万只羊驼,简直太可怕了,谁能告诉她为什么死人复活了?还看起来与开始的时候毫无差别。
    “你是陈七?”度量衡掐了把他的脸,热乎乎软绵绵的,根本就像“死人的样子。”
    到底怎么回事?
    赤娆也很想知道这个答案。
    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陈七回答度量衡的问题,“废话,我不是陈七还能是你吗?”
    眨了眨眼,陈七表现的与往常无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