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系统它逼我学习致富
    看见叶广良再次点头,邓曼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和老申对视一眼,眼中的意味不言而明。
    他俩也在研究所工作,都知道小叶这是第一次主持项目,对他非常重要,最近申请经费更是重中之重。平时大家在研究所有什么事情都尽量不去打扰他,结果老叶两口子倒好,这么重要的时候让广良去带人看房,这不是胡闹呢嘛!
    而且老叶他们又不缺这租房的一点钱,又是何必呢?
    想到老叶他们两口子的性子,邓曼茹眉间流露出几分不忍,也没有立场开口说什么,只得道:“广良啊,那姑娘叫什么,要不明天我请个假,带她看一看就得了,你就好好去忙吧。”
    叶广良苦笑一声,婉拒道:“谢谢邓姨,但还是我去吧。今天打扰了你们睡觉,真是不好意思。”
    邓曼茹张张口,还是什么都没说,看着叶广良脸上那难掩的愧疚,她心里也不是滋味,多好一孩子啊,老叶他们怎么就是拎不清呢。
    既然今天这事是个乌龙,那他们也该回去了。两口子又对视一眼,拿着东西走了。
    他们走后,叶广良脸上的表情又冷了下来,继续把那些东西全部扫到袋子里。
    翌日,叶广良托邓姨帮他请假,就继续在家里准备材料,等那个叫程瑛的人上门。
    那边程瑛在街上没等多久,就看到了熟悉的车。
    开车的小吴把程瑛送到就离开了。
    程瑛在门口登记之后,循着纸上的单元号找到了叶广良的住所,轻轻叩了叩门。
    叶广良在屋里正翻着资料,听见声音手顿了一下,按捺住被打扰的不悦,开门时,脸上已经挂起了招牌的笑容。
    门一打开,程瑛只看见了眼前人身上洁白的羊毛衫,透露出些许美好的形状。
    程瑛后退一步,仰头便看见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温雅男子。
    叶广良笑起来,看起来更加温和,“你就是白姨说的程瑛妹妹吗?进来喝杯水吧。”
    男人的声音就像他的外表一样动人,并不是富有磁性的男低音,而是很亮的音色,却意外的好听。
    程瑛没有进屋,顺着男人和门间的缝隙看过去。
    屋子布置得很简单,也十分整洁,就连桌子上的东西都按着一定的角度码的整整齐齐。
    程瑛的第一印象便是叶广良应该有点洁癖和强迫症,注意到叶广良家里并没有准备的多余的拖鞋,而她穿的鞋在外也沾上了灰尘,程瑛便拒绝了他的提议:“不了,如果方便的话,我们还是先看房吧。”
    叶广良即便是被拒绝也没有丝毫的不悦,好脾气地附和程瑛,“那程瑛妹妹等我一下。”
    程瑛每次听见叶广良喊她程瑛妹妹,心里总是有一瞬间的静默,她很想让他换个称呼,但一看到叶广良满是无害的那张脸,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
    叶广良换好鞋,穿上挂在门上的大衣,就带着程瑛下楼去看房。
    昨天叶广良连夜把房子收拾了一遍,屋子里除了家具空空荡荡,地面上一尘不染。
    程瑛本来就想要租下这房子,看过之后也更加满意。
    程瑛当即就想把这房子定下来。
    叶广良知道今天的看房只是走个过场,眼前的少女肯定会搬进来,但听到程瑛提起的那一刹那,他还是不可避免的升起了一股嫌恶。
    程瑛看着厨房,心里突然升起一种微妙的感觉,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看见叶广良还是一脸温润地看着她,打消心里的疑虑,继续道:“那房租是要押一付三吗?”
    叶广良只一瞬间就收起了外泄的情绪,面上不动声色,“没关系,不用押金的。白姨介绍你来,我多照顾一些也是应该的。”
    程瑛可以接受白母的好意,但和叶广良却是无亲无故,她现在也不像以前那么窘迫了,再随意欠下人情就有些没有必要了,“我们还是按照市面上的规矩来吧。”
    叶广良此时就像是他表现出来的那样好说话,程瑛说什么便是什么,“那便按照程瑛妹妹说的押一付三吧。”
    敲定了这些之后,两人很快便签好了一份简陋的合同。
    每个月的月租10元,程瑛一次性给了叶广良四十,算是把租房的事情办好了。
    叶广良被程瑛拒绝了送她回去的提议后,目送着程瑛远去。
    直到再看不见人后,叶广良才转身回家,关上了房门。
    面对着空荡的房间,他脸上的笑容消失,手上拿着的那张程瑛写的合同更是看也没看便扔进了垃圾桶里。
    他进书房收拾了几份资料,便匆匆忙忙赶去了研究所,再露面,又是那个完美无瑕的叶广良。
    这边程瑛拿着租房合同,心情也是大好,她总算是在帝都有了落脚的地方。
    想到昨晚康婶说的今天锦宜姐会带着她爱人和孩子回家吃完饭,程瑛回去的路上拐了个弯,弄了不少肉和菜回去。
    本来卢立新他们也不让程瑛做饭,哪有客人来了还让她做饭的道理。但程瑛非要坚持,还说哪能住在他家白吃白喝。
    最后还是卢立新拍板,勉勉强强同意了。
    程瑛回到卢叔家的时候还很早,就先进了一趟虚拟空间。
    她问过墨言,选定了方向之后能不能临时更改,墨言给了她否定的答案。
    程瑛必须要先跟着莫老学完金属材料方向,才能再去选择无机非金属方向。
    程瑛也想过要不要先停了和莫老的学习,专心致志地自学非金属材料,但这无疑会让她在金属材料方向的学习无限期的拖延下去。
    相比于自学,还是跟着莫老学效率更高。
    程瑛只能一边学习金属材料,一边自学非金属材料,只希望能尽快把前者的进度推完,接着和莫老进行后者的学习。
    不过依她三个月只推了13的熟练度,而且随着深入学习,熟练度的上涨趋势只会越来越慢来看,这个目标还是任重而道远啊。
    好在程瑛进了研究所,可以慢慢学习,不断充实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