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尚阁_无弹窗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悬镜之上 >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三师兄的金子
    林虞三人晃悠悠地跟在最后面,能够多慢就多慢,尽可能离着前面远一点。
    有其他来往商队看着夏青染的美貌总想调戏一番,然后惨遭林虞的“毒手”。
    前前后后动了三次手,林虞却乐此不疲,顺便吐槽了夏青染红颜祸水一番,而换来的却只是夏青染的白眼。
    美貌的白眼。
    林虞定了定心神,心想绝不能被这女的勾引了去。
    又过去了数日,林虞三人终于到了九城山脚下。
    “杜师兄到了没?”林虞问道。天凉城特殊的传讯秘法并没有传授给林虞,因此唯有叶牧歌能够与杜康联系。
    叶牧歌回答道:“三师兄传讯,他在临山城等我们。”
    “不直接去裴城么?杜师兄什么时候转性了?他愿意为了这热闹等上几日?”
    “临山城出现了一些怪事。三师兄似乎更加感兴趣,他让我们也先去临山城转转。按他的意思,裴家反正就在那块地方,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总有一天能够收拾的。但是这新鲜事错过了就太可惜了。”
    叶牧歌语气没有丝毫模仿出杜康那等可惜至极,但林虞也能够想象杜康掩面叹息的模样。
    林虞哈哈一笑,说道:“既然杜师兄想要去临山城看看热闹,我们也跟去看看。”
    “你和那位杜康师兄应当是挺投缘的。”夏青染说完这句话便是率先朝着九城山的方向走去。
    九城山九条道路通往九座山城,山中城,城中山,不知山城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九城山虽非高耸入云,也是不可逾越的地界。时隔半年之久,林虞再次来到九城山已经还是近深秋的时分。
    高处不胜寒。
    三人入城时便感受到了一丝寒意。
    早晨的临山城中,那些房屋瓦砾上已经长出了些许冰花。这样的景象放在山下城镇之中还未可见。
    三人入城没走几步路,便有人拦下他们。拦人的是一个圆滚滚的老道士,他左手撑着旗帜,上面写着无量天尊,右手掌中托着八卦镜,嘴里念念有词,一吹嘴边的山羊胡子,张嘴便说道:“三位道友留步。老道见三位道友印堂发黑,必然难逃临山城之厄运。我这有无量天尊之道符可赠予三位,留作护身之用。”
    林虞手中被不由分说地塞进了一张红色的符箓,符箓上隐约画着奇怪的图案。
    就在林虞还在愣神之际,便又听到那个胖道士的声音。
    “承惠一两银子。”
    见着笑容满面的胖道士,林虞阻止了想要赶人的叶牧歌,掏出二两银子放到胖道士的手掌中。这些日子,这些不长眼的商队可是给林虞献上了许多银子。
    “一两银子的买符钱,一两银子,将临山城里的怪事讲给我听听。”
    胖道士见着二两银子,双眼发光,只想握紧了这二两银子。可是,林虞握住了胖道士的手腕,笑意盈盈地盯着胖道士。
    “临山城的厄运是上天的机密,泄露天机可是要折损阳寿。贫道这......”
    见到胖道士为难的样子,林虞从怀中再掏出一锭银子。林虞相信世间的天机没有银子买不到的。若是求而不得,那么便是银子砸的不够多。
    “这锭银子,足足十两。换这个天机,道长可觉得合适?”林虞的笑容如同一个奸商。
    胖道士手抖着将银子收回自己的怀里,然后拍了拍怀中鼓鼓的钱袋子,才满意地点点头。
    “道友,既然道友与贫道如此投缘,贫道便将这天机交代与道友。”
    说完,胖道士叹了一口气。
    “劳烦道长!”
    “临山城的怪事还得从三天前说起。三天前,一行商队突然暴毙在临山城的客栈之中,一夜之间,一行数十人全部无声无息地身死在自己的房间内。”
    “嗯嗯,能够悄无声息,确实不是寻常人能够做到的。”林虞说道。
    胖道士接着说道:“这数十人之中不乏有聚星境的强者。更为奇怪的是数十人的身上没有一丝伤口,神情也没有任何痛苦,就像是......”
    胖道士想了想,才想出描述的言辞,继续道:“就像是灵魂脱离凡胎,羽化登仙。因此,肉身失去了灵魂,也不在有生死之别。”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陆续都会有人像是那个商队一般安静地离开人世。不过,这范围已经不仅仅只是在客栈之中。临山城中的家中纷纷遭遇了同样的厄运。有人说这是瘟疫,也有人说这是九城山得罪了神明,神明降下惩罚。”
    “而这些传闻中,传得最多的便是——鬼!”
    “鬼?”林虞说不上疑惑,但也说不出所以然。“道长相信世间真有鬼?”
    “自然。贫道信的是无量天尊,太上三清。世间有神明,自然就是有鬼怪。佛家有佛陀,菩萨,还有西方的灵山道场。灵山道场下镇压的就是鬼怪。”
    “好了。言尽于此,天机已告知各位,望各位好自为之。”说完,胖道士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继续寻摸着下一位有缘的道友。
    林虞若有所思,似乎这件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
    “走,我们去找杜师兄。”林虞率先走去,他并不知道杜康的落脚之地,但是听到胖道士提及的客栈。林虞能够猜到以杜康的性子必定会住进事发地。
    临山城很大,但也仅仅只有一家商队才会选择入住的客栈。
    “你们觉得那个道士说的几分真假?”林虞笑着说道。
    “不知。”叶牧歌说道。
    林虞又朝着夏青染问道:“你有没有见过鬼?”
    夏青染淡淡地回了一句——无聊。
    林虞挠挠头,自言自语道:“很无聊么?我倒是还没有见到过。”
    ……
    临山城客栈颇多,普遍价格不菲,商队唯一会选择入住的便仅此一家而已。
    此时,客栈之中仅有一人住着。
    那晚发生了暴毙的事件之后,所有的客人都跑光了,就怕接下来死的就是自己。
    “小二,再来壶酒!”
    一个约摸三十多岁的男子披着长发蹲在板凳上,身前的桌子上放着一碟花生米,还有好几个空了的酒壶。
    “客官,您这……”
    小二苦着脸。这个不怕死的客人已经住了两三天,掌柜也愁着没有生意可做,自然欢迎这样的客人。只是这三两天里好吃好喝伺候的大爷却从未付过一分钱。
    小二看着那柄细长的长剑,擦去额头上的汗珠。
    “安心,过些时日自然会有人替我付钱。”杜康说道。
    话音刚落,就听到林虞的声音传来。
    “杜师兄!”
    杜康眼前一亮,抬头转身朝着客栈门口望去。“林师弟,你来了?快快,将我这些天的房钱,饭钱付了。”
    林虞走上前给了一锭银子,说道:“再加上我们三人,你看看是否够了?”
    小二看着双手捧着的雪花纹银,连忙好酒好菜送上。
    “六师弟。”杜康喊道。
    叶牧歌行礼,称道:“三师兄。”
    杜康搭上叶牧歌的肩头,说道:“师弟,不要这么生分。师兄千里迢迢赶来为的就是给你和林师弟报仇雪恨。什么狗屁的金刑天,还敢欺负我天凉城的人,老子我灭了他。”
    “对了,这个小姑娘叫什么名字?真是貌美如花,难道是你的婆娘?”杜康口无遮拦,随即又摇摇头,长发跟着他脑袋晃动。
    “不对不对,你小子长得是比林虞好看,但还是林虞这家伙招姑娘喜欢。一定是林虞的婆娘。真好啊!”
    自言自语结束,杜康走到夏青染面前,自己浑身上下摸了摸,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过了一会儿,杜康掏出一颗金光闪闪的东西,递给夏青染。
    “既然你是林虞的小婆娘,那么就是老子的师妹。这是师兄的见面礼。记住了以后如果有人敢欺负你,尽管来找师兄,老子砍他丫的。”
    一番话让夏青染不知所措,一愣一愣地点点头。
    “好师妹,叫声师兄来听听?”
    “师……师兄……”夏青染艰难开口。
    杜康很满意地点点头。
    走过来的林虞看见了夏青染手中的金子,笑骂道:“老杜,你这家伙自己带着金子也不知道付房钱?”
    杜康转过头,皱起满脸褶子,嘿嘿一笑。
    “老子的原则就是吃别人的饭,让别人付钱。什么时候见老子在天凉城付过钱?”
    林虞无语,天凉城里的天才很多,杜康算一个,奇葩也多,杜康更是名列前茅。
    “老子要是付了钱,有辱我丐帮尊严。”
    夏青染彻底傻眼了,她分不清这到底是不是剑道大宗师顾青阳的弟子,怎么如此罕见?
    既然如此小气,夏青染想着是否吧金子还回去。连个房钱都不愿意付的人要真是给出这么一颗金子,他怕是要心痛要命。
    夏青染仔细一想,想要归还,却被叶牧歌拦下。
    “三师兄给的金子不能还。”叶牧歌说道。
    “是的,是的。我杜康给的东西可没有收回的道理。”杜康笑道。
    林虞倒是不客气,说:“你要不是不要,不如给我好了。这东西抵得上天阶灵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