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摸一摸他腿部的伤口,这看起来就很假,根本就不像是被车撞的,哪有人被车撞了,伤口好像精心设计过一般。爱.阅.读”
    司机听到沈安安这么说过后,立马伸手摸了一下那个碰瓷的人的腿部。
    司机脸色大变,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心忽然发现有恶心的液体。
    “这是颜料,这伤口果然是他伪装的。”
    见到真相被沈安安给戳破过后,这个碰瓷的人便狠狠的甩开沈安安的手,要不是司机拦着,差点就要摔倒在地上。
    “你个多管闲事的女人,下次可别让老子遇见你,不然的话连你一块收拾了!今天算你们运气好,下次可就不一定了!”
    这个人刚想要走,沈安安就在身后冷声开口说道。
    “是啊,希望下一次我们能够在警察局见面!”
    可能是老天的报应这个人在听到沈安安这么说过后,由于没有看清前面的路被一块石头给绊倒摔在地上,这下他腿上还真的有了一个真的伤口。
    豪车司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万分感激的看向沈安安,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话,今天少说歹说,他们都要将这五万块钱给花出去。
    “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要是没有你的话,估计还真的被这个小人给得逞了。”
    “没关系的,以后这种事情你们多多注意一点而已,没有人会真的想要寻死,只有这些为了钱不择手段的。”
    她说完过后便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要是再晚一点的话,可能韩总就要离开公司了,她必须在韩总没有离开公司的时候找到他当面跟他解释清楚那件事情。
    “不知道你叫什么,今天多亏了你帮我们,我们家夫人说了想要给你一笔酬金。”
    但是司机那么说了过后,沈安安却拒绝的摇了头。
    “不用了,我本来也不是为了钱所以才多管闲事的,我还有事情要做先走了,你们开车路上小心一点。”
    她立马往韩总的公司小跑而去,坐在车子里面的女人见到她往那个熟悉的方向,便感觉到有些怀疑。
    “夫人这位小姐离开了,似乎是有什么要急的事情,所以拒绝了我们想要给她的酬劳。”
    女人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随后就让司机开车,不过要是沈安安再多跟司机交流几句过后,她就会发现这个女人身份其实一点都不简单。
    她好不容易来到了韩总的公司,可是却因为没有预约,只能够在前台等待,她是不会叫你配这样趾高气昂的闯入别人的公司。
    不过她心里面也有一些着急,要是因为这样的话也不知道前台要花多少的时间去联系韩总。
    “麻烦你再打一个电话给韩总好吗?就说我是叶氏集团的设计师,沈安安想要当面给他赔罪,因为上一次是我个人关系处理不好,所以导致了让韩总看了笑话。”
    前台看她这么诚恳道歉的模样,心里面也是犯了难,因为她已经将这个电话拨通到韩总的办公室,可是比较尴尬的是并没有人接听。
    “不好意思小姐,可能韩总现在正在忙,你要是实在是太着急的话可以提前预约,你现在这样子确实是让我们感到很为难。”
    沈安安也不是那种故意刁难人的人听到前台这么说过后,她也只能够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
    正好这个时候韩总夫人过来了,而她身后跟着的正是刚刚的那个豪车司机,也就意味着刚刚那辆豪车上坐着的女人就是韩总的老婆。
    低着头思考的沈安安根本就没有发现,随后感受到自己的肩膀似乎被人碰了一下,她扭头一看是一个打扮得光鲜亮丽的女人,不过她的装扮并不像沈家里面的龚美华一样,看样子就像是一个暴发户一样。
    眼前的女人穿着得体,画着精致的淡妆,脸上带着随和的笑容望向自己,这样沈安安有些摸不着头脑,因为她确定以及肯定自己是没有见过这个女人。
    “不好意思,这位夫人我们认识吗?”
    此刻前台着急的走了过来恭敬的看向这个女人,“夫人来了,韩总已经在楼上等你很久了!”
    听到前台说的话,沈安安忽然恍然大悟,她有些不敢自信地望了一眼韩总的老婆以及她身后的豪车司机那个司机,向她点了点头,确定女人的身份。
    “原来是韩总的夫人,失敬失敬!”
    夫人摇摇头,“刚刚那个人碰瓷的事情,我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的谢谢你,不过我听说你好像没有预约,所以见不到韩总对吧?我可以直接带你上去!”
    夫人并没有询问她理由,而是直接想要带她上去,她感觉到这样一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女孩子,应该也不是那种做错事的人。
    沈安安听过有些不敢置信她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好运救了谁不好,偏偏救了韩总的夫人。
    “真的吗?那真是谢谢你了,这件事情对我真的很重要,有些事情韩总可能是对我误会了,所以我必须要当面向他解释。”
    沈安安脸上有些着急,夫人见状过后也没有刻意的为难她,而是直接再带她来到了韩总的办公室。
    刚开始的时候韩总看见自己的老婆脸上还笑嘻嘻的,随后看见了站在她身后的沈安安过后一张脸立马就拉了下来。
    “夫人,你跟这位沈小姐认识吗?”
    韩总有些疑惑的问道,“你说这位沈小姐呀,刚刚在楼底下不远的地方差点被一个人给碰瓷了,要不是她的话,我今天可能要掏五万块钱出去。”
    “刚好我今天要过来公司找你,看见了她在楼下,但是因为没有预约,我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所以就擅自做主将她带了上来,她说想要当面给你解释一些事情,我虽然不明白,但是我觉得这个女孩子应该不像是你认识中的那种人。”
    韩总是十分疼爱自己的老婆的,见到自家夫人都对沈安安有这么高的称赞,她也慢慢的冷静下来,毕竟沈安安再怎么说也是对方的公司,又是一个首席设计师。